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它山之石 >> 蝉,禅

蝉,禅

2019-08-09 16:04:46 来源:山东精英网 浏览:12

八月初始,两场词不达意的暑雨,不但没有降服三伏天的狂傲,反而阴差阳错地更添了几分潮气,于是,天气更为热湿,更是让人烦腻。
       

然,如此结局,却狂了那蝉。这季节性的蝉龟,地下憋了许久,终于熬到出头之日,千军万马地涌上地面,却是两种宿命的呈现:一成躲过了面目狰狞的人类大军的搜寻,爬上了树梢,吸吮着树枝的汁液,得意忘形地极具挑衅性地鸣嚎着:知了,知了,似乎这个世界的所有都尽收这厮们眼底,无所不能,可是啊终是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,人类,才是目前为止这个宇宙上可知的最聪灵的物种!以为爬上了树梢,就,好嘛,以为人不会飞是吧?以为够不到你是吧,大长杆子奉上,小粘手候上,你还是得乖乖的被粘住被束手就擒,纵是你变得黑了,老了,硬糙了,无它,通通装进大人大童们炫耀战绩的,事先准备好的容器里,一个塑料桶,或是一枚塑料袋,我说蝉,绝望瞬间爆炸了是不?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!一成却在探脑之际便被眼尖的寻蝉者轻松纳为囊中之物,那绝望挣扎反抗的龟大腿上,还粘粘着新鲜的带着浓厚味道的泥土,空气中弥漫着人类胜利轻傲的笑声,悲否?明知道躲在阴沉的地下最为安全,为什么还要冒着丢掉性命之险非要探视人间?去选择添趣人类,点配一壶酒,无一例外,有时地狱比人间是否更为人性温逸和安全?无解!


也许,他们的领头者已经测算了出行的死差,没有舍怎可得?总是有很多会争分夺秒产下卵,为后代打下雄厚的基础,也算抚慰那些牺牲掉的族亲了。
      

每年此季,城市里,农村中,扣龟捉蝉已经形成了人类生活中闲暇之余的默认模式,有人说是为了那味鲜,有人说是为了体验过程中的征服感,有人说是为了纯粹聚堆凑热打趣,何意何心已不重要,人龟斗确是躁夏里一番景,又不可缺。
      

高耸的楼窗外,那些战胜人类的跌傲地自娱自乐地鸣蝉让人烦躁却也让人折服,累吗?值吗?快乐吗?我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地 猜意到她们内心真实的想法,低头静省,很多时候,我们也如这蝉,明知诸事不宜,却总也控不了心翼,甚至可以做到明知故犯,刻意而为,一般无奈,人际,是活着的串子,亲人,友人,爱人,合伙人,陌生人,无一例外,我们无论如何也活不了纯粹的自己,那是终极目标,却总也不达意。向美,总也有缺憾,向善,总也遇恶险,生与活,于小物,眨眼间,于人,何尝不是。
      
可是,人类还是透着不简单。会寻乐,会找欢。趁着周末,把所有前前后后到手的美衣根据自己的喜好搭配,包括反季购买的冬季羊绒大衣,试穿,没事有空调么,满心欢喜地呼喊一老一小俩男做裁判:好不好看?俩男是我的小世界里最棒的戏精,头不抬眼不睁地异口同声:其俊,好看,合着小男夸张的语调: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,答我妈妈!那么“虔诚,那么声尖”我仿佛是被夸的穿着新装的皇帝,兀自知足,兀自心欢,谢谢你俩的参与,用脑袋尖审视的,尽管。


好了,还是有点乱,蝉鸣依旧,我心点点宽,末了,默了。蝉,禅。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